秋葵视频地址最新官网下载

仙剑竞速大赛的参加者不限于门派修士,散修也是非常热衷于这项活动的人群,即便是不能飞的,也可以进来看看开开眼。

毕竟修士都能活上千年,不自己想办法找点乐子可不行。

但由于邪修的活动日益猖獗,以往总是爆满的仙剑竞速大赛,如今显得冷清了不少,来参加的修士,也都是年轻一辈的居多,且都是门派修士,散修几乎少的可怜。

这时候还敢来这边的散修,要么是真没钱了摆摊出来赚两个灵石,要么就是飙仙剑的瘾大到不要命那种程度的家伙,也就难怪会显得冷清一些。

情况就在这儿摆着,各门各派的长老一级都不敢擅自离山,所以比赛主要就都是这帮抽空过来看看的年轻一辈弟子了。

林天赐是打着玩的旗号来的,但毕竟不是真的来玩,他进来以后转悠一圈,就着玄云宗的弟子问了问在哪登记,交了自己和玲珑的门票钱后进场。

看台是个中间开口的椭圆形,两侧都有阶梯式的作为,正中间是赛道,上空有个巨大的水镜术影像转播。

林天赐和玲珑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水镜术转播中一大帮修士咬牙切齿的高速飞过。

这个大赛,其实没什么独特的章程,就跟打游戏排队似的,人凑够一波就开一场,也没有什么淘汰赛之类的。

毕竟主体思路就在一个玩上面。

奖品为一本还行的遁法,可来飙仙剑的修士各个都有遁法,也并不眼馋奖品,那玩意儿就是个单纯的荣誉象征,证明该修士参加过仙剑竞速大赛,而且赢了。

正因如此,林天赐和玲珑来的时候,前一场比赛还没结束,看样子还有少一半的赛道没跑完。

马冰玉户外写真清新可人

找个没人的空位坐下,玲珑立刻就从玉坠里飘出来,很乖巧的坐在林小哥儿边上。

到底还是因为周围人多,如果跟平时一样使劲儿蹭林小哥儿的脖子,玲珑还真不敢。

看得出,这一场比赛已经进入了白热化,跑在最前面的几个修士之间的距离都非常近,如果不失误的话,这个位置顺序很难再发生什么大的改变。

“林师兄,玲珑姐!你们也来了啊”

刚坐下没多久,冉青莲便从另一侧的通道出现,一看林天赐和玲珑立刻热情的凑过来。

之前卢谦的订婚宴上,冉青莲就说想来仙剑竞速大赛看看,会在这儿碰上她很正常。

“林师兄报名了吗?哪一场?”

“这场完了就到我上场了。”

如果是正常情况,林天赐赶来报名,最快也要等三场之后才轮的上,而现在因为实际情况的关系,来参加的人不算多,所以报名之后便可以立刻安排比赛。

“小妹报名了下下场,我打算先看看其他人怎么飞。”

赛道可不是横平竖直,因为单纯的比谁飞得快已经没意思了,玄云宗把场地放在地形多变的五行棋盘秘境,就是想利用这种环境玩障碍赛。

完全不熟悉赛道,一开始就直接下场是很不利的,冉青莲的选择才是正确的选择。

不过林天赐本来就不是想取得什么好名次,倒是也无所谓。

“玲珑姐呢?也是跟林师兄一起?”

说道玲珑,她赶紧摆手:

“我、我不参加。”

玲珑早就过了人阶五品,御剑飞行当然也没问题,她不参与,只是单纯的不想引人注目。

“不参加吗?跟小妹一起吧,挺好玩的。”

冉青莲一边劝着玲珑参加,一边从储物葫芦里摸出糯米麻团等小吃塞林天赐手里,这姑娘每次外出都会提前做一堆好吃的。

玲珑挣扎了一下,最终败给食欲,附在林天赐身上,就露出个脑袋继续跟冉青莲聊天。

“林师兄!”

林天赐还没把零食塞嘴里,又听到了声音,这次是齐家瑞的。

转身一看,就看到齐涵韵和齐家瑞一起从通道出来,并快步走近。

“林师兄你们也太不够意思了,卢大师兄的订婚宴怎么没提前告诉我啊,我也想去。”

“怪我喽?你从咒文之心回来就直接又去穿越了,但凡你先回门派一下就应该知道。”

咒文之心那次,林小哥儿先拿到了碎片,所以也是先回来的。齐家瑞则回来之后马上又去穿越了,刚好不知道有这事儿。

齐涵韵更是干脆就没从三界门回来,等他们俩回到灵符宗,才知道不久前神符门办了个大宴会。

没吃到好东西,尤其是没好好闹一闹的齐家瑞感觉亏了一个亿。

跟冉青莲和玲珑打过招呼之后,齐涵韵坐在冉青莲边上,齐家瑞则坐在林天赐右边,一张嘴就问道:

“对了,其他人呢?”

他问的这个其他人,指的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们在哪。

林小哥儿耸耸肩:

“宣绍阳回家去了所以没来,温竹温玉姐妹俩则说药田里的灵药到了关键时期,不能离开人照顾,大壮前几天赶上要渡劫,现在还在静室里休养。”

“渡劫?五品?”

“六品。”

齐家瑞这才反应过来大壮同学不是流星之子。

其实大壮的修行速度放在修士的平均线来说并不算慢,甚至已经算是在平均线上了,但跟林天赐他们这帮妖孽一对比,就跟充话费赠的差不多。

林小哥儿都二品了,大壮才过六品雷劫,而且由于资质,日后能走多远,真的不好说。

现阶段,所有的流星之子早就过了五品,哪怕再慢再咸鱼的流星之子,也已经开始朝着四品发起冲击了,大多数都在三品下左右。

事实上看看来参加仙剑竞速大赛的年轻修士们,基本都是在这个水平段的,比不上林天赐这种太过于超模的家伙,但也拉开正常修士的平均线一大截。

不过也正因为来参加的都是年轻一辈修士,而林天赐刚好曾经在云仙法会出过名,认识他的以及他认识的人还真不少。

齐家瑞和齐涵韵两人刚坐下不久,说不了几句话的功夫就会碰上个认识的修士过来打招呼,毕竟修士的圈子就这么大,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大家基本都认识,就是熟不熟的问题。

林天赐甚至看到刘安和上官金出现在对面的看台上,虽然离着挺远,但上官金还是遥遥行了个礼表示一下,倒是没过来打招呼。

嗯,自然也没发展成字面意义上的‘打’招呼。

“我就说看着眼熟,果然是林道友。”

这次来打招呼的人浑身肌肉奋起,几乎都快把长衫给涨破了,但却顶着个温文尔雅面相的脑袋,跟那一身肌肉非常的不合拍。

自然,就是宋玉书。

说起来,锻体修士真的也能御剑飞行吗?

当然可以,只要是修士都能,这跟人家修行什么功法擅长什么方面没有关系。

遁法不挑修士,可以说是修行难度最低的功法,只要有人阶五品以上的修为任何遁法都能在短时间内学会。

锻体修士也不是全靠一把子力气,三分靠身体,七分靠法力,而能以法力驱动锻体之法,当然也能靠法力驱动遁法,只不过对他们来说仙剑真的就只是用来代步的工具而已。

寒暄两句,宋玉书话锋一转:

“林道友有没有见过傅道友?”

你俩是有一腿吗?怎么每次宋玉书都会问这个?

毕竟是见猎心喜,玉拳派在锻体方面整个东神州都没有敌手,宋玉书也很想要一个能在锻体方面跟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自然就对画风比较接近的傅崇文比较上心。

说到傅崇文,这真就不清楚了。

自从在奇卡怪界一起对付破坏龙甘多拉之后,林天赐就没有见过他。

虽然这一届仙剑竞速大赛的基本都是他们这些抽空来的小修士,但想要在这里看到傅崇文是也不可能的。

因为他的修为……

云仙法会的时候,别人都是六品上,傅崇文只有八品下,即便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年,林小哥儿都人阶二品了,傅崇文恐怕都不见得有七品。

天生死脉相当于给修士的生涯判了秋后问斩,傅崇文这辈子都不可能御剑飞行,想都不要想。

而且在林天赐看来,傅崇文与其当修士,不如好好锻炼从奇卡怪界学到的战技,做个武艺者明显是更明智的选择。

不过这就是别人的私事了,林天赐心里怎么想不代表傅崇文就怎么做。

大致跟宋玉书说了说傅崇文的事情,尤其是傅崇文比起云仙法会那时候更强了,这就足以让宋玉书见猎心喜。

修为低,不代表傅崇文就没有变强,老实说在奇卡怪界那时候,傅崇文的战斗力就不见得比林天赐弱,只是不像他拥有诸如伊奥凯拉这种过于超模的大招。

就在跟宋玉书聊了聊傅崇文的事情这段时间内,已经能清晰的看到这场比赛的修士们御剑赶了回来。

即便不去看头顶的水镜术转播,也能看得到几个黑点出现在远处的视野当中,没多久黑点就到了仅在眼前的级别。

众人风驰电掣,拿出吃奶的力气最后冲刺,这时候当然不能减速,如果稍有不注意,就只能看到一条条剑光冲过了终点线。

这场比赛具体谁赢,还要看过线时的‘照片’,很多时候修士冲过终点线时都比较接近,所以名次需要等一会儿才能排出来。

不过这并不影响下一场比赛的继续,林天赐看到大屏幕上的转播改为一行‘请下一场比赛的道友就位’,便知道该自己上去了。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