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地址最新官网下载

() 像剑修和锻体为主的修士其感知都非常敏锐,不同的是,铁宁属于那种短距离内纤毫毕现的类型,而孟文彦是探测距离相对较大,但并不是特别精细。

之前抓紧赶路的时候还没有注意,一停下来便察觉到附近躲着人。

至于像林小哥儿这样的法修怎么办?

当然是用法术啊。

探测类的道法有一大堆,从广域搜索到常驻在身上预警的法术都有,只是林小哥儿还没学。

孟文彦出手比较有分寸,因为不知道是敌是友,这一剑大致是瞄着人家的边去的。

林天赐和金羽隼听声音转头看去,只见那灌木丛哆嗦了一下,从里面滚出了个瘦小的影子:

“别打别打,我出来还不行嘛。”

定睛一看:

“探五?”

正是之前在海城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空空门探五。

月于不见,他还是那副闲不住的多动症德行,露出讨好的笑容说:

小影

“林哥,让这位哥哥收起仙剑吧,我这小身板可扛不住一下。”

“林道友,你认识此人?”

林天赐对孟文彦抱了抱拳道:

“他是空空门的弟子,叫探五,以前在海城的时候见过面。”

“空空门……”

即便孟文彦的感知范围受限于修为也不算太大,但也不至于让个修士靠近到身前五米才发现的程度。

既然对方是生产贼偷儿的空空门,那就很正常了。

伸手一掐剑诀,飞射而出还在探五脑袋顶上徘徊的仙剑重新飞回剑鞘,探五赶紧站起来行礼道:

“这位剑仙就是孟文彦孟哥吧,百闻不如一见,真是厉害。”

孟文彦不太愿意搭理探五的样子,只是拱拱手。

这倒不是他心高气傲的毛病犯了,事实上经过土行宗一行,孟文彦已经改正了自身的很多毛病,他懒得搭理探五主要是因为空空门的名声实在不咋样,规矩再多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是一帮贼,匪类而已,不愿与其深交很正常。

探五倒也没怎么在意,又问金羽隼道:

“恕我眼拙,这位妖族的哥哥真不认识。”

“在下金羽隼,探兄弟不认识也难怪,我日月阁实乃小门小户。”

互相打过招呼,不管想不想深交,这也算认识了。

林天赐问道:

“你怎么会跟着我们?”

“碰巧啊林哥。”

探五说着,从背上解下一个包袱打开,里面竟然装着一只雪白雪白的小狐狸。

金羽隼惊道:

“白芷!”

探五嘿嘿一笑道:

“看来你们认识,也不枉我追了这么远。”

他说着把小狐狸连同包袱一起交给金羽隼,然后继续道:

“我本来打算去友安城坐船的,半路上看到这只小狐狸拼了命的往前跑,有点奇怪,就跟着走了一段,后来它气力不支,昏迷前说是追什么人,我就带它一起来了。”

金羽隼小心检查了一下白芷的情况,确实如探五所说因为耗尽体力而昏迷,赶紧行了一礼:

“这狐狸是我日月阁的弟子,多谢探兄弟出手相助。”

“好说好说,我也没想到跟着痕迹追来还能见到林哥。”

估计白芷是不放心姐姐自己偷偷跑来的,可她一个小妖,实力还远远不及筑基以后的修士,跟到半路就因为体力的问题昏了过去,也多亏碰到了探五,否则就这么晕在半路上,说不定会被猎人带走剥了皮,何况眼看就要天黑了,觅食的野兽出来单凭白芷这只小狐狸可打不过。

没错,成精不久的小妖就是这么悲催,连凶猛一些的普通野兽都打不过。

“三位哥哥这是要去哪?要是机密就当我没问吧。”

“我们是去救妖。”

反正也不是啥不能说的事情,林天赐简单的说了两句。

“掳走狐狸的是一只鬼?”

见探五若有所思,金羽隼急忙问道:

“探兄弟可有线索?”

“叫我小五就行了,至于线索,我也不知道算不算。”

他说:

“我去友安城的路上曾经见一道阴风贴地而飞,可是吓了我一跳,感觉很像是有些道行的老鬼。”

三人对视一眼,应该就是掳走紫毛灵狐的鬼怪没错了。

“它朝哪边走了?”

“西南,我是在海边不远遇到它的。”

方向倒是大体没错,只是由于跟踪需要不停的修正方向,林天赐他们多少有些偏。

“既然是鬼怪,为何探道友没有出手拦住它?”

东神州的修士看见鬼怪比看见那叫一个激动,毕竟弄死鬼怪等于积攒功德,对将来突破有好处。

“孟哥说笑了,小弟这点能耐,让我偷个东西什么的还行,打架就是当挨打的那个。”

探五说的倒是没差,空空门还真是不已战斗力闻名,他们的跑路手段和偷窃能力非常强,至于战斗力……

反正东神州的修士就没见过空空门的人动过手。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孟文彦一听,对探五更加看不上。

探五自然有些察言观色的能耐,一看孟文彦的细微表情就知道怎么回事,反正都习惯了。毕竟空空门的名声确实不好听,每次他自报家门总有人看不上。

或者干脆说,看得上愿意交往的修士反而比较少。

正因为习惯了,探五也没有太在意:

“三位哥哥,你们要是往西南去追那鬼怪的话,前面不远有个鬼哭林,可能有点危险。”

“鬼哭林?”

林天赐一听,摸出游历盛会的地图找找有没有标注。

比起林天赐和孟文彦这两个外来者,金羽隼作为本地土著倒是听说过那地方:

“相传许久之前曾有个将军在那里杀掉了万余俘虏,并将尸体掩埋在树林当中,后来就传出那片树林夜里会传出鬼哭之声,久而久之就称其为鬼哭林了。不过要说危险……在下并未去过。”

林天赐也终于从地图上翻到了鬼哭林,从位置上看,那片林地正好挡住他们的去路。而最关键的危险性上倒是没有特别标注,只是写了鬼气浓厚而已。

“你说危险是怎么回事?”

“我也是听说,经过那里的商贾盛传鬼哭林晚上的时候会动。”

“林子会动?”

孟文彦思索一阵道:

“可能是树妖或者是鬼化树,不算强敌。”

前者是妖怪,后者是受到鬼气侵染而变成类似怪物的树木,总体来说确实不是什么难对付的类型。

“以三位哥哥的本事自然不怕。”

探五的眼睛滴溜溜一转:

“小狐狸送到了,小弟我也告辞。”

林天赐拦了一句道:

“你不跟我们一起吗?”

“不了不了,小弟我实在没什么本事,这事儿有心无力。”

屁的没本事,这家伙速度极快又善追踪,探五其实就是懒得搀和麻烦事儿。

当初在海城的时候,就属他溜得最快。

偶然碰到了探五,又带上一只昏迷中的小狐狸,还得知前面的鬼哭林可能有些异常。

等探五走后,三人接着休息的机会商量了一下,依旧选择径直穿过去。

鬼哭林的面积不算大,但它正好挡在山坳之间,要是想绕过它,不管从左还是从右,都需要绕过两道山,这就绕了太远的路了。

那只叫牧西山的细狗精追踪能力倒是很强,时不时就通过传讯的老鹰带回一些信息,但它本身战斗力也是只有五的渣渣,只敢远远的吊在那鬼怪后面,一旦被发现就是死定了。

金羽隼也有点担心这个,被掳走的紫毛灵狐是他的师妹,追去的牧西山也是他师弟,手心手背都是肉,谁出事儿了都难受,再拖下去难保会有什么变故。

此番追击也不是没有后手。

不管怎么说,包括金羽隼在内,三人的战斗力都还只能算修士的底层阶段,摊上事儿了,自然要找师长出面。

金羽隼离开友安城之前就已经命弟子给师傅飞鸽传书,相信用不了几天日月阁的掌门就会收到消息赶来支援。

林天赐和孟文彦也都带了弟子令牌,见状不对发信号便是。孟文彦那边林天赐不清楚,所以不好妄下评论,但他很清楚神符山上的那帮师兄师姐都是什么德行,一听说有只道行颇深的鬼怪出现,肯定就跟抢半价薯片的中学生似的杀过来。

有了这层保险在,三人才敢追着实力不明的鬼怪一路跑这么远,否则一旦神作就是千里送人头。

既然决定了直接横穿鬼哭林,三人等法力和体力都回复的差不多了,便再度启程上路。

那只自己偷偷跑来,还晕在半路被探五搭救的小狐狸白芷依旧没有醒,可能是因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始终都处于呼呼大睡的状态,金羽隼只好用包袱皮把她背在背上。

好在小狐狸本身也不重,倒也不算负重拖累脚程。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左右,在野外一路狂追的三人便看到一座阴气森森的树林闯入视野,零星杂乱的枝条和月光投射下来阴影交汇在一起,配合阵阵阴风和吹过树梢发出的沙沙轻响,多少有些恐怖片的感觉。

尤其是离着老远都能察觉到的浓郁鬼气,一度以为他们正在逼近乱葬岗。

这可不是死一两个人就能达到的标准,金羽隼说很久以前曾经有个将军在这里杀掉了大量的俘虏可能真的不做假。

这便是鬼哭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