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地址最新官网下载

“噗……”

伏念吐了一大口后,艰难的怕了起来,脸色也迅速萎靡了下去。

“你……”

伏念颤抖的指着王彦童,怎么也没想打他竟会强到这种地步,竟然一招就打败了身为儒家核心弟子的自己。

可当听到王彦童的那句‘这么弱的宗师?’,以及看到王彦童那副诧异的表情后,伏念顿时被气得青筋暴起,又吐了一大口血。

伏念弱吗?当然不弱,宗师高手又怎么可能弱?

只是强弱是需要对比的,跟扶苏相比,伏念自然很强,但在王彦童这种沙场宿将勉强。伏念显然远远不够看。

伏念这种本分练出来的内功高手,和王彦童这种从战场上杀出来的外功高手,根本都不能相提并论。

战场上,没有那么多的花哨,基本都是铁与血,拳拳到肉的搏杀。

而王彦童不仅外功高强,练就了一身强悍的身体,内功造诣也同样不弱,也已达宗师初期的境界。

王彦童和王彦章不一样,王彦章混过江湖,而王彦童学成后就从军了,所碰到的对手基本都是连外功的将领,或许这些将领的内力没有内功宗师强,但战力不但不逊色反而还更胜一筹。

王彦童并没有多少宗师高手交手的经验,伏念是他碰到的第一个江湖宗师,他本以为会是一场激烈的对决,却没想到一招就被自己秒败了,所以才会说出‘这么弱的宗师’这种话。

初秋白衣飞扬的树叶遮面女孩

伏念深知受伤了的自己,继续留下也只是找死,他不怕死,但因为他死了,造成北海沦陷的话,那可就万死都难赎其罪了。

“撤回内城,准备巷战。”伏念咬牙道。

“是。”

“想逃?逃掉吗。”

见伏念走,王彦童冷冷一笑,提着枪就准备过来了解了伏念,可紧接着大量枪兵结阵将他包围了起来。

在王彦童的眼中,伏念已经是个死人了,所以他并不着急杀伏念,而是先在城楼上打下一个据点,让城下的士兵上来才更重要。

由于伏念负伤,没有牵制王彦章,很快王彦章也登上了城楼,紧接着景延广也登了上来。

这下秦军可谓是彻底陷入了绝境。

与此同时,北海城以北,两千轻骑正向着北海疾驰而来,而为首的正是秦军大将,金台。

“快点,再快点。”

金台脸上满是焦急之色,起先得知李靖让他回北海,他心中还是有些埋怨的,毕竟他的实力可是仅次于冉闵,仅因为一个猜测让他回北海,错过即将展开的大决战,这是不是太不慎重了?

可当在路上收到李靖的飞鸽传书,确认了齐国水军就在海外飘着后,金台十分庆幸有李靖这么谨慎的主将,否则秦军将要面对的绝对是必死的局面。

因为李靖的谨慎,秦军躲过了朱天蓬的背刺,可朱天蓬一计不成,定会去攻打兵力空虚的北海。

金台得知这些后,恨不得立刻飞回北海,因为他知道骑兵跑的再快,也撵不上顺风顺水的齐国水军。

所以,北海城能否坚能守住,并不在伏念和扶苏两人,而在金台能否及时返回北海了。

“金台将军,我们到北海了,城头挂的还是我军大旗,北海还没丢。”

“太好了。”

金台一听顿时大喜过望,可再一看东城区燃起了大火,喊杀声甚至连他这边都能听到,当即明白城门还是被攻破了。

现在齐军已经杀进城内,北海已经到了危急存亡的关后,金台当即就带着骑兵准备入城驱逐齐军。

金台独骑冲至城门下,冲城楼上仅剩的几个士兵,大喊道:“我是金台,我带援军会来了,快开城门。”

除了东门之外,其余三门的大部分守军,都已经被伏念调去东门,誓死和齐军进行巷战,所以北门这边只剩下几十米士兵看门。

见来人真的是金台,城楼上的士兵都喜极而泣,大喊道:“真是金台将军,快开城门啊。”

吱……

吊桥放下,城门开启。

金台高举手中大刀,大喝:“入城。”

金台一马当先,两千骑兵紧随其后,而一路上到处都是逃亡的百姓。

之前城门没开,百姓根本出不了城,而现在北门已开,百姓已经可以从北门逃出北海,所以大量百姓都向北门蜂拥而来。

要是平常的话,金台肯定会派兵保护百姓撤离,但是现在他哪里顾得上这个,直接无数沿途的百姓,领着大军往东城方向赶去。

行至城东,金台迎面就碰上了退过来的伏念,此时的伏念身上铠甲残破、面色惨白,显然是在也原来的基础上伤上加伤。

伏念见到金台,以及他身后的大队骑兵后,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大喊道:“金台将军,快,快去东城,现在去还来得及。”

言罢,伏念再次高举宝剑,大喝:“将士们,援军已至,反击的时候到了。”

说完后,伏念就准备再次折返,领着麾下的败军,向城东杀回去。

路上,金台对伏念说道:“伏大人,在城门被攻破的情况下,你还能一个人坚守这么久,真的是太了不起了。”

入城前,金台已经从守城士兵处得知了,齐军正午之前就已经攻入城内,可快到傍晚都一直没突破东城区。

金台自问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在城破的情况下,只领不到三千的守军、以及一些民夫,面对齐军坚持这么久,毕竟朱天蓬麾下的精兵强将可不少。

伏念听到这话不由苦笑起来,道:“我哪有这么大的本事。”

“嗯?”

金台一愣,问道:“那你是怎么坚持到现在的?”

“全靠一个人的帮助。”

言罢,伏念指着前方,说道:“你看,他就在那。”

金台顺着伏念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到遍地的尸体,以及朱天蓬、王彦章、王彦童、景延广等一众齐军大将,不过他们有些人身上的铠甲,竟比伏念身上的更为残破。

金台顿时长大嘴巴,眼中满是惊骇之色,这阵容就是冉闵也扛不住啊。

这些难道都是伏念干的?一念至此,金台不禁有种三观尽毁的感觉。

伏念却道:“咦?人呢?”

“谁?”

“孔融太守的族人,孔家孔宣,就是他出手相助,北海才能坚持到现在。”

听到伏念这么说,金台顿时露出恍然之色,他就说嘛,伏念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原来出手的另有其人啊。

不过这个孔宣还真是够变态的,竟然靠一人就挡住了齐国一国,这样的实力就算是在秦军中,恐怕也只比李存孝逊色了吧?金台心中暗道。

与此同时,北门处,金台口中的变态,此时已经进行乔装,混进了百姓当中,并且顺利离开了北城城。

出城后,孔宣回头看了眼北海城,低声自语道:“援军真的赶上了,上天都在帮秦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