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叶东城陪着穆司爵他们吃过午饭,叫来了人准备送穆司爵他们回去。

苏亦承替穆司爵和沈越川回绝掉了,他俩都是喜欢自由的人,这种形式上的东西没什么意思。

叶东城将他们三个人送到追月居楼下。

此时阿光带着一群手下已经在楼上候着了,还有一群人是陆薄言的保镖。

叶东城的手下看着外面这群人,不由得乍舌。

A市的陆薄言和穆司爵绝不是他们能惹的。

“穆总,沈总,怒不远送。”

“叶总回见。”沈越川说完,他和穆司爵分别上了车。

他们离开之后,苏亦承还没有走。

“苏兄,今天的事情多亏了。”叶东城内心对苏亦承不胜感激。

若不是他和苏亦承有这层关系,这一关他不可能过得这么轻松。

纯净美少女吊带短裙漫步林荫小道唯美写真图片

“东城客气了,但是务必不要忘了司爵交待的事情。”

苏变承再次提醒他。

叶东城点头应道,“嗯,放心。”

“好,我先走了。”

这时苏亦承的司机将车开了过来,叶东城走上前一步帮苏亦承打开车门。

苏亦承说了声谢了,便上了车。

叶东城看着苏亦承的车开远了,复又回到了楼上。

叶东城回到包厢内,脸上一片阴骘。

“老大,我们要按着穆总的意思办吗?”这时手下走了过来,问道。

叶东城会在椅子上,此时手上夹着一根,他微微眯起眸子,眼中闪过一丝狠辣,“都做掉。”

手下愣了一下,不确定的问题,“大哥,是手还是……”

叶东城回过头来,看着手下,只见他眸中一片肃杀之气,“据我所知,姓王的上个月猥亵了一个未成年。”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后来听说他用钱把那户人家打发了。”

这不就是禽兽行为?

叶东城吸了一口烟,唇角扬起冷冽的笑容,“这种货色,留着没用。”淡淡的四个字,便定好了结果。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大哥。”

“嗯。”

叶东城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吸着烟。

“大哥,还有一件事。”手下有些犹豫的说道。

叶东城睁开眼睛,一双如鹰一般的眸子,盯着手下。

手下急忙低下头,“大哥,我先去办交待的事情。”

手下在他面前汇报事情犹犹豫豫,只会因为一个女人——纪思妤。

对于她的事情,他没任何兴趣,一个随随便便就能和男人上床的女人,他提不起兴趣。

手下离开后,他独自一人在屋里抽着烟。

手下刚出包厢,一个长发女从便急急跑了过来。

纪思妤一把抓手下的胳膊,“姜言,他怎么说?”

叶东城的这名手下名叫姜言。

“大嫂……”姜言一脸的为难,“大嫂,大哥他……”

看着姜言的表情,纪思妤的手缓缓落了下来。

她双眼含泪,一脸的憔悴,她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整个人瘦的似乎穿错了裙子一般,一头海藻般的卷发此时显得有些凌乱。

她看着包厢的门,她和叶东城,只有一门之隔,但是她好像永远都够不到他。

按照平时的性格,她不敢看他,不敢主动接近他,更不敢烦他,但是现在,她等着他救命。

纪思妤越过姜言,一把推开了门。

“大嫂!”姜言惊呼一声。

此时门已打开,纪思妤看到了正坐在椅子上闭目休息的叶东城。

只见叶东城缓缓睁开眼睛,他的眸中一片冰凉。

纪思妤极尽克制的看着他,她不能害怕,更不能退缩。她应该早就习惯了他的冷漠不是吗?五年了,他每次看她都是这种表情。她尽可能的不出现在他面前,不让他厌烦。

“大哥……”

叶东城说了一句,“关上门。”

“是。”

姜言关上了门,屋里只剩了叶东城和纪思妤两个人。

纪思妤站在原地,手指紧紧搅在一起,她虽极力控制着,但是她见到叶东城,还是会控制不住的颤抖。

“打算在我面前演一场哑剧?”叶东城开口了,一如既往的嘲讽她。

“不是。”纪思妤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是来求救救我爸。”

她挺直了身子,目光坚定的看着他,但是无论她再怎么强装镇定,当一对上叶东城的目光时,她还是瑟缩了。

这就是她五年前,做梦都想嫁的男人。

可是嫁给他之后,叶东城用行动告诉了她,什么叫后悔。

婚前的他洁身自好,婚后的他流连花丛。他依着她父亲给他订下的要求,每天回家,但是他每次都会带其他女人回来。

纪思妤每天都受着他的折磨,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其他女人夜夜笙歌,什么感觉?生不如死。

结婚之后,她努力了很多,她一直揣摩他喜欢的女人模样,但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爱一人能坚持多久?纪思妤不知道别人坚持了多久,但是她坚持了半年就坚持不下去了。她不想再爱叶东城了,她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她提出了离婚,但是叶东城拒绝了。

当时叶东城怎么和她说的?

“纪大小姐,把婚姻当成儿戏,想结就结,想离就离?是不是太不把我叶东城当回事了。”

她想退出,但是叶东城却不肯放过她。

她知道,他一直在恨她,恨她让他出了丑,让她让他强娶。

“东城,我爸爸是不会贪污的,是有人想陷害他。现在能救他的,只有了。”纪思妤站在离他有一米远的位置,低声求着他。

“哦?为什么这么自信我能救他?”叶东城双腿交叠,手指一下一下敲着椅子。

“……我……我不知道,现在我能求的人只有,我……”

“求我?以什么身份求我?”叶东城冷冷的反问。

纪思妤怔怔看着他冰冷的眼眸,什么身份,妻子吧,但是如果她这样一说,他肯定会生气。

“妻子。”

“呵呵,妻子?”叶东城冷笑出声。

纪思妤知道他就会是这种表情,他喜欢碾压着她的自尊,喜欢看她出丑。

“东城,要怎么样,才肯救我父亲?”纪思妤敛下眼中的泪水。

现在不是流泪的时候,救出父亲后,她有很多闲工夫用来伤心。

叶东城没

有说话,而是一脸嘲弄的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叶东城笑着问道,“纪大小姐,求我救父亲,拿什么求?”

拿什么?

父亲的老宅被扣押了,她有的只是叶东城老婆这个身份,其他一无所有。

纪思妤张了张嘴,她一再忍着流泪,但是此刻眼里还是氤氲一片。

叶东城脸上的嘲笑意味更深。

“父亲当了这么多年检察院长,收礼应该收到手软吧?”

“没有!我爸爸没有,他是一个正直的人!”纪思妤一听到叶东城说自己的父亲,她忍不住朝他大吼,可是她的吼声完全震不住人。

叶东城依旧在嘲笑着她,那种笑,就像刀子一样,一刀一刀割在她的心上。

“东城,求求不要用这样的态度说我爸爸,恨我讨厌我,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只要肯救我爸爸,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哦?是吗?”

纪思妤重重点了点头。

“把裙子脱了。”

纪思妤怔怔的看着他,目光里充满了不可置信。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应该知道,我对的身体没兴趣。我就上过一次吧,应该比我记得更清楚。”叶东城的话,就像一把利刃,狠狠扎在她的胸口,但是简单的扎他仍旧不感兴趣,他还向里捅了捅。

眼泪不受控制的向下滑了下来,他和她之间虽有夫妻之名,但真实关系却如此不堪。

“那为什么让我脱衣服?”纪思妤努力控制着身体,不让自己颤抖的更厉害。

“不是说为了救爸爸,什么都愿意做?我看看有什么价值。”

“……什么意思?”

“最近我有几桩生意要谈,如果能把我的客户陪开心,签下合同,我就救的父亲。”叶东城吸了一口烟,语气平淡的说道。

在他的眼中,纪思妤不是他的老婆,只是一个工具,替他谋利的工具。

纪思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说什么?”

叶东城冷笑一声,“纪大小姐,在装什么清纯?当初勾引我上的时候,那手段挺厉害的。五年过去了,应该在其他男人身上也用了吧。别用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看着我,如果觉得委屈可以走。”

听着叶东城毫不带感情的话,纪思妤心痛到了极点。

可是,人就是这么奇怪,当不懂得保护自己时,身体的本能就会保护。

痛到了极点,她竟不痛了,她反而笑了起来。

“原来,早就知道了。”纪思妤留着眼泪笑着说道,“我别的本事没有,勾引男人还可以。”说着,纪思妤就开始脱裙子。

裙子顺着她纤瘦的身体滑落到地上。

叶东城脸上的笑意消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身体干巴巴的,觉得有哪个男人会喜欢?”

她瘦了,而且瘦了很多,在他的印里,纪思妤的身体很有手感,那种丝滑的手感,到现在他还能记得。

不对,他在胡乱想些什么?

“不喜欢,也许别人喜欢呢。”

“呵呵,可真下贱。”

纪思妤憔悴的脸颊上依旧带着笑意,“应该庆幸我下贱,否则早就爱我爱得不可自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