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苏辰背后,有至尊撑腰!”

慈宁倒吸一口冷气,反应过来后,心底露出浓浓的庆幸。

还好,她是选择苏辰当盟友,而不是敌人。

“至尊,怎么会?这小子背后怎么会有至尊?”

润元王吓得脸色发白,心中一片惶恐。

这一刻,什么阴谋诡计都没用,在这绝对力量的碾压之下,他败了。

一败涂地。

可是,更让润元王感到绝望的还在后面。

砰!

大帝之门,突然一动,直接朝着润元王的脑袋狠狠砸了过来。

“就是,把主意打到我妹妹身上的吧!”

润元王听到这话,浑身一个哆嗦,拼命摇头,想要否认,可他的话,还没说出来。

粉色软妹少女柔润恬静唯美写真

砰!

大帝之门,轰然砸了下去,彻底把他的本源砸得稀巴烂。

虽然他是造化龙塔器灵的转世之身,底蕴比别人要强大不少,但是,在九重天境的至尊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抵挡的可能。

“啊……”

这一声声凄厉绝望的惨叫,让人毛骨悚然,恐惧万分。

好在这一幕持续的时间不长。

“吼!”

一声短促而又强大的龙吟,爆发开来。

皇宫上空,气运金池凝聚而出。

轰轰轰!

那一头头气运金龙,咆哮飞出,呼风唤雨,引得日月色变。

“这到底发生什么了,所有气运金龙怎么都躁动起来了?”

秦龙宇一脸目瞪口呆。

“……父皇的气运金身要出来了!”

慈宁深吸口气,道。

“没错,我刚才看情形不妙,就通知天帝了。”

秦天正脸色有些复杂。

原本,他激发紧急传讯给天帝,是因为天刀主宰过于霸道,一出现就口口声声说自己是皇室之主。

但没想到,后面苏辰居然喊来了九重天境的至尊。

这下子,事情是彻底失控了。

砰!

皇城上空,无数金色雷霆炸开,声震九州。

同时,更有一道道仙音出现,传颂四海。

那气运金池内,走出来一尊千古帝皇,双眼深邃,像是包含了星空万象。

仅仅只是一道目光,便是让得无数人心生渺小,忍不住要低头纳拜。

“苏辰,今天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秦帝的气运金身散发出惶惶天威,道。

“到此为止?”

苏辰嘴角浮现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道。

“如果是的真身在此,那我可以给这个面子,到此为止,但仅凭一尊气运金身,就想让我苏辰退让,绝无可能!”

轰!

这句话,穿出一瞬,大帝之门背后,有着跨越诸天轮回的六道剑光,席卷开来,直接轰向秦帝的气运金身。

“秦帝,我林惊月的妹妹,可不是们秦家一头器灵想碰就能碰的。”

林惊月声音冷冽,一剑寒光耀九州。

“刀帝后代?”

秦帝的气运金身心头一震,弹指间,有一尊金色玄塔落下,与这四面八方的六道剑光碰撞到一起。

轰隆隆声传出。

两大至尊的交手,自然是惊天动地。

而苏辰也没闲着,一个闪身,直接冲了出去,来到润元王跟前。

“苏辰,要干嘛?”

润元王只剩下一道残破的本源,神色恐惧,骇声道。

“我要干嘛,当然是要命了!”

苏辰脸上闪过一抹狠辣之色,伸手一抓,寂灭拳套,轰然凝聚,一拳直接向着润元王的本源砸去。

“住手,苏辰,给我住手,润元王的背后牵扯很大,他不能死!”

天刀主宰神色愤怒,拼命冲了过来,想要阻止。

但这一切都为时晚矣。

“我管他有什么牵扯,动了我的女人,那就得死!”

苏辰神色霸道。

一拳打出,寂灭之力,焚天毁地。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润元王的神魂本源,就在他这一拳的轰击下,崩溃开来。

“啊……”

最后一声惨叫,短促而剧烈,还没来得及传开,就被无尽碰撞巨响淹没。

而苏辰在彻底毁灭了润元王的神魂之后,更是大手一挥,把对方藏在神魂中的那棵‘宙光雷树’给收走了。

这棵‘宙光雷树’中蕴含有不朽生机,若非是林惊月出手,打碎了润元王的神魂,单凭他体内的这份不朽生机,苏辰就没办法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只可惜,不朽之力再强,面对九重天境的至尊,也不过是螳臂当车,只有灰飞烟灭的结局。

“……竟然把润元王给杀了!”

天刀主宰看到这一幕,气得浑身直哆嗦,双眼喷火,露出滔天杀机。

只是,他的这份杀机,还没来得及爆发,就被一道盖世天威给镇压了。

即便是他有一身主宰级的战力,面对这份浩荡天威,也只有败退的份。

“怎么?想为那头死去的器灵报仇?”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出时,大帝之门一震,六道剑光收缩,从中走出一个烟波飘渺的女子。

“什么?那尊女帝出来了!”

天刀主宰全身僵硬,不敢有丝毫动弹,生怕自己一个动作,惹恼了对方。

这会儿,秦帝的气运金身也是飞速落下,挡在天刀主宰面前,防止对方突然出手袭杀自己的人。

“秦帝,很紧张?”

林惊月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眼,道。

“哼……”

秦帝的气运金身,重重哼了一声。

毕竟,他只是无尽气运凝聚的分身,比起林惊月这尊货真价实的九重天至尊,还要差上不少。

但他也不是没有底牌。

只是,不到关键时刻,他不愿意消耗这来之不易的底牌罢了。

“今天这个事情,到这里为止,怎么样?”

秦帝深吸口气,道。

“按理说,杀人偿命,这涉及到欺负我妹妹的人,都死得差不多了,也该结束了,但是……”

林惊月话锋突然一转,立刻让在场不少人都变得揪心起来。

“但是,黑山府池家,还有人在逍遥快活,我不方便出手,那就由秦帝来解决,如何?”

闻言。

秦帝脸色黑得可怕。

欺人太甚!

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林惊月不仅当着他的面,杀掉润元王,居然还要求自己斩杀黑山府池家的人。

难道真以为他秦帝有那么好的脾气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