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不知道太子脑子里想了什么,继续往后看,这前排的他心里都有数,很快就到了施卿身上,会试的榜单,他可一点都没插手过,施卿生病也能有这样的成绩,算是不错了,也不枉费他的期待。

随后继续往后看,皇上愣住了,站起身的动作有些大,见到太子看他,才道:“朕下去走走。”

太子没错过父皇眼里的惊愕,随后父皇就不自觉站起身了,这么多年,父皇第一次失态,眼睛紧跟着父皇。

皇上控制着步子,尽量显得正常,慢慢的一步步走着,先是绕着整个大殿转了一圈,随后才一行一行的走动。

皇上脚步终于迈到了十六号的桌前,目光落在名字上,张容川,这个名字熟,周书仁家的小童养夫,目光看着认真写文章的少年,像,太像了,侧脸更像了,好像记忆中的少年郎活了一样,只是一个身穿铠甲,一个穿着书生长袍。

皇上目光又落在文章上,快速的看了一遍,虽然写的不多,让人很期待后面未写的篇幅。

皇上站着不想动,这种感觉好像怎么都待不够一样,心里是喜悦的,这份喜悦许久不曾有了。

只可惜皇上不能一直待着,迈着步子离开,转身又到了周书仁三子的桌前,看到文章,眼里是赞叹的,周书仁的确会教儿子,更满意周昌廉并未因为他的到来而慌乱,这份心性不错。

整个大殿内,最了解皇上的,只能是太子了,太子看向少年,面善,很快反应过来,像二舅舅,也有些像外公,说来,他见外公和舅舅并不多,外公身子不好,二舅舅有隐疾也不常出来,整个宁府真是格外的低调了。

太子仔细瞧着少年,长的不错,还给人一股子亲切的感觉,不过,这些都不该是父皇失态的根源,太子想不通,父皇为何会如此失态。

皇上很快就回到了龙椅上,他没多少心思待着这里,他回忆着周书仁的资料,对于周书仁的信息,他记得很全,只是这个童养夫,消息并不多,他也没在意过。

皇上又在心里过了一遍,并不是阴谋,他对周书仁是信任的,那么世间怎么会有如此相像的人?难道真有转世一说?这会是宁绍的转世吗?

白裙油画少女如梦似幻唯美户外写真

容川别看面上镇定,心里也格外的紧张,还好他感觉到皇上对他很和善,否则,他也扛不住的,稳了稳心神又回忆了一遍打好的草稿,继续写着。

昌廉停下笔,他也要恢复恢复,他可没自家爹的能耐,刚才能稳住已经实属不易了,这是皇上,皇上!

皇上脑子乱想了,本该注意力在沈扬的身上,这眼神就是忍不住往张容川的身上飘,这心里想着,这孩子怎么看怎么好,宁绍要是从文也是这个样子吧。

太子脑子有些混混的,他越发的猜不透父皇了,父皇刚才不是格外的关注第六名吗,现在怎么连看都不看了?

太子有点乱,那他要不要多想?

皇上收回了目光,终于注意到太子就差直面看他了,也注意到自己格外失态了,“朕在此处,太子就先回吧,政殿内的一些折子等着你处理。”

太子低着头,“儿臣告退。”

他都站了许久了,这可比上朝站的时间久,虽然没看透父皇的心思,能离开也是好的。

太子离开了,还没到政殿,竟然在殿前见到了母后,加快了脚步,“母后,您怎么来了?”

皇后手里拿着在花园折的枝条,“本宫刚从花园过来,折了一些枝条送过来。”

太子看到了枝条上的芽包,没用宫人接手,自己亲自接了过来,“一会儿子找花瓶插上。”

皇后问,“你刚从大殿过来?”

“是,父皇让儿子回来处理折子。”

皇后不问政事,随口道:“听说这一届上榜的贡士,年少的不少?”

太子和母后说话就随意了许多,“母后,您好像很关注这届贡士?”

皇后笑了下,“算是吧,母后不打扰你了,先回去了。”

太子恭送母后离开,今个父皇奇怪,母后也奇怪啊,这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猜想又翻了上来,太子进了政殿,拿起折子也没看进去,他敢肯定,父皇母后一定有事情是他不知道的。

京城,周府,竹兰不断的看着时辰,眼睛就没离开过沙漏,这心就没踏实过,现在也不知道宫内是个什么情况,不过,依照这些年对皇上的了解,皇上可不是冲动之人,这位多疑的很,就是不知道皇上是不是早就注意到沈扬了。

竹兰脑子乱,皇上的心思难猜,这事态的发展就难预测,不过,她不关心别人,就关心容川,如果是设好的局,容川真是意外了。

说来,她和周书仁从到古代就小心谨慎融入古代的规则,结果早早就自己捡了最大的麻烦,真是世事难料了。

昌忠凑到娘的身边,“娘,您哪里不舒服吗?”

竹兰见小儿子担忧她,“娘没事,娘就是想躺一会。”

今个要不是为了应急突发情况,她真的更想什么都不想一觉睡到晚上。

昌忠不信,小胖手抬起学着娘以前的举动,摸着娘的额头,“娘,额头热乎乎的,要请大夫。”

竹兰被儿子的手凉到了,“你刚才外面回来,手是凉的,娘亲的头不热,不用请大夫。”

昌忠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咧着笑着,“嗯。”

竹兰被萌到了,“去玩吧。”

昌忠拖鞋爬上炕,“儿子陪娘亲。”

竹兰心里热乎乎的,儿子也是小棉袄,“好。”

津州,周书仁已经放弃去猜想了,这个时候他能做的就是事找上门,有些光棍的心态,办公的效率提升了不少。

周书仁等到汪大人进来,“这些是各县送来的调查,你抽个时间整理下。”

汪大人觉得,他还是喜欢前一阵子的周大人,周大人心思不在公务上,他也能跟着清闲一些,“大人,我手里还有事没处理完。”

周书仁,“你这效率不行啊。”

汪苣呵呵了,“大人,津州府,可只有一位周大人。”

周书仁,“本官就当你在夸我了,的确,你们的效率跟本官比不了。”

汪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