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地址最新官网下载

() 迷斯卓是个很古怪的树精灵,即使是放在精灵这个相对大一些的层面上来说,依旧属于古怪的那一批。

树精灵只会关注生活的树林附近,他们对树林之外的世界充满了敌意,任何企图破坏森林或自然的生物都会被树精灵试做生死仇敌。

好奇心尤其是对外界的好奇心,这在树精灵看来是不必要的。

不过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人多了什么鬼都有,总有一些家伙挑战常识和固有印象,跟天生脑后长反骨似的。

迷斯卓对于任何未知事物都有好奇心,尤其是在他离开森林见识过外面的世界以后,好奇心更是越发的强烈。

“东神州啊……”

端着盛满食物的餐盘,凯格尔走过来正好听到林天赐他们再聊去东神州的事情。

迷斯卓立即换上一副明显就是装出来的惊讶表情:

“你什么时候在那的?我觉得你改名叫矮人盗贼凯格尔不错。”

“哼,我一直以我的身高为荣,怎么?羡慕我这结实的身材?”

照例反唇相讥了一句,凯格尔又说:

“去东神州冒险好像还不错,这样伟大的冒险才配得上我石拳矮人一族最伟大的战士凯格尔。”

清纯白洁白雪姬

来过东神州的矮人不算少了,也有直接定居在拉瑟维特的,林天赐当初还见过一些。

至于凯格尔说的伟大冒险……

东神州可没有西方这么乱。

“你行吗?去东神州需要坐一年多的船。”

凯格尔立即不服输道:

“当然!我是说……”

他晃悠了一下手里的鸡腿,像是想起了什么口风一转:

“这事儿要听大姐的,大姐去哪我去哪。”

看来之前坐船给凯格尔留下不小的心理阴影。

迷斯卓当然不会放过这么个好机会:

“是怕水吧?”

“胡说!我只是想跟大姐一起走。”

得,这俩人又杠上了。

迷斯卓和凯格尔杠的飞起,这属于标准操作。

林天赐打算去弄点吃的,转头就看到雷迪希娅和艾尔玛一起结伴走过来。两人脸上都带着‘真尼玛麻烦’的无语表情,不是针对迷斯卓和凯格尔,而是针对应酬……

“你们在聊什么?快让我开心开心,那帮油头粉面的家伙身上的香水味儿快熏死我了。”

一靠近雷迪希娅就嚷嚷道。

迷斯卓正跟凯格尔斗嘴,闻言随口道:

“我们正在聊去东神州的事情。”

艾尔玛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

“东神州?说起来要不是因为亚门城城主的事情,咱们下一个冒险的目标就是东神州。”

就像林天赐好奇魔法一样,魔法师当然也好奇修士的事情。而且因为林天赐的意外到来,他们知道了不少有关于修士和东神州的风土人情,结果就更加好奇了。

“去东神州转转确实不错,但路上的时间太长了,每次想到要坐一年多的船就很泄气,要是能直接传送过去就好了。”

雷迪希娅表示赞同,只是路远实在是蛋疼。

随即她转头问林天赐:

“有没有什么方便快捷的办法?我记得天赐你说修士会御剑飞行,能不能带我们一起飞?”

魔法现在确实还很low,拥有飞行能力的法师数量极少,且就算能飞,以这种距离恐怕也没那么强的持久。

林小哥儿耸耸肩:

“御剑飞行要等我人阶五品,不过御剑飞行没办法带你们啊。”

并不是因为带四个人超载剑上站不下,而是御剑飞行不能带凡人,这也是为什么当初林小哥儿去多宝宗的集市需要等筑基以后才行,仙剑拉不动凡人。

不过快捷的方法倒是还有。

林天赐是被自己太师傅丢过来的,自然也能再丢回去,等造化仙人来接他的时候,求求情带上雷迪希娅他们应该也不麻烦。

但这事儿还要看造化仙人怎么说,若是不同意,林天赐也没辙,所以他也就每跟大家开这个口。

众人正聊着,只听会场里柔和的音乐一转,换成了华丽的乐章。

会场中央的舞池处开始有三三两两结伴跳舞的,大概就是舞曲,不过众人都看到一大帮少爷小姐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雷迪希娅一看,还要去忍受那帮权贵少爷的骚扰,顺手拽着林天赐就朝舞池走去。

这意思表示老娘有舞伴了,你们快滚。

挡箭牌嘛,林天赐又不是第一次干,表示理解,再说他也有点受不了贵族小姐的骚扰,那是真的累。

边上的艾尔玛也学的有模有样,拉起还在跟凯格尔杠的迷斯卓,四人就这么近了舞池。

然后林天赐就抓瞎了……

我不会跳舞啊!

你让他打一套方寸掌问题不大,让他跳交际舞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

好在雷迪希娅会,一边领着林天赐进了舞池,一边指导。

“搂我的腰,手抓好,跟着我的步伐,一步一步配合着走就行,放心没人在意你的动作标准不标准。”

被赶鸭子上架的林天赐只好照做,加上就算没跳过上辈子看电视的时候也见过怎么回事。

本山大爷说得对,探戈就是趟着走。

再加上三步一回头,反正多多少少就是这么个意思。

交际舞其实对默契的要求比较高,这对林天赐来说不算太难,毕竟他练了这么久的方寸掌,对身体的细微把控还是很有自信的。

但没跳几分钟,林天赐脸上挂着的微笑就差点走形,因为被雷迪希娅踩了好几下。

一般来说都是新手踩老手的脚,怎么到他这儿反过来了?

一问,雷迪希娅低声说:

“因为我看到你差点踩我的脚,我的信条是被踩之前先踩了。”

你当正面作战先下手为强吗!

“反正你穿着皮鞋,又不怎么疼。”

这倒也是,林天赐换上了专门配套的黑皮鞋,雷迪希娅则因为个子高,再穿高跟鞋就显得身材太壮硕了,所以选了双很类似凉鞋的低跟鞋,被踩一脚肯定比林天赐疼多了。

另外雷迪希娅踩林天赐也不是乱踩,一来是给观众留下,林天赐跳舞好像还行的错觉,毕竟被踩的是他,另一方面每次挨踩都是林天赐买错了步的时候,帮他矫正一下。

好不容易熬到一曲结束,林天赐刚离开舞池不久,乐队的曲目就又换了个欢乐明快的,依旧是舞曲……

看着少爷小姐们那边又蠢蠢欲动的想要过来,林天赐只好认命的对同样刚下舞池的艾尔玛伸手,摆出都从电视上学来的姿势道:

“小姐,能请你跳支舞吗?”

再跟雷迪希娅跳就太明显了,所以双方干脆互换舞伴。

难怪雷迪希娅用踩脚的方式帮林天赐矫正步伐,她很可能早就预料到了不可能一曲就能结束……

也不知道舞会上的乐团是不是跟林天赐他们有仇,舞曲一首接一首的来,从那之后林天赐就没闲过。

估计是雷迪希娅家的那个管家特意叮嘱的,目的就是给那帮贵族少爷们创造机会,毕竟雷迪希娅用过蛮龙药剂,体力非凡,拿林天赐和迷斯卓当挡箭牌顶多也就能用几曲而已,那些贵族少爷依旧有机会。结果他完没想到林天赐的体力这么好,硬是跟着连续跳了十几曲。

跳到最后,林天赐感觉自己的腿都麻了,更因为还要保持微笑的表情,等舞会结束这货的脸也没回复原状,一度以为脸抽筋。

聚会的举办地是梵尼商会在落日堡的别馆,舞会结束其他的贵族少爷小姐们该回家回家,该去浪的去浪,众人则留在别馆里过夜。

被女仆领到房间前的时候,林天赐已经累的只想往床上一趴,再也不起来。真搞不懂所谓的舞会交际有什么可好玩的,他感觉自己果然适应不了贵族的那套生活方式,如果让他天天这么来,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死于腿癌……

虽然很想就这么趴在床上懒洋洋的不起来,不过女仆临走前说已经给浴室放好了水,林天赐在心中天人交战一番,还是爬起来打算去泡个澡放松放松。

在上辈子他就很喜欢泡澡,别看住出租屋,居然还买过专门用来泡澡的橡木桶,这辈子又在神符门泡了好几年药浴,泡澡已经成习惯了。

不得不说雷迪希娅家的客房真的很夸张,比起望海港那处,落日堡的更加豪华也更大,每个客房不仅有大到夸张的卧室和床,还配有个小型客厅外加独立卫浴。

林天赐顺手撤掉脖子上的领带,拿起女仆准备好的浴袍就开门朝浴室走去,但这一开门,正好看到有个人坐在卧室外小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摆着个塞满食物的餐盘,他手里白抓着整瓶的葡萄酒。

正是造化仙人。

“弟子林天赐,见过太师傅。”

林天赐一看赶紧躬身行礼。

造化仙人太神出鬼没了,以劫仙的手段,他就是在林天赐头顶跳迪斯科,只要他不想让人察觉到就谁也察觉不到。

“免礼免礼,我看你们在搞宴会,就忍不住弄了点吃的。”

凌云子好口腹之欲这点,绝对就是从造化仙人那学的。

话说回来,造化仙人果然就如同林天赐猜测的那样,一直在他身边跟着,毕竟为了防止林天赐一键回城,造化仙人亲自出手干扰了飞遁离俗符,若是真碰上什么要命的危险,那造化仙人就要去地府找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