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几个孩子捡了几只山鸡和野兔放到一堆箩筐和麻袋旁边,又撒欢似儿的跑去采野果子。

刚探查周围情况完毕窜回来的黑子和小黑见状更是不甘寂寞,激动地好一阵叫唤,紧跟其后。

叶秀荷和叶小凤姐妹俩人见状笑了笑,倒是没再阻拦,喊了一声让别跑远了,自己俩人则拽几条麻袋,拿了棍子走向灌木丛。

说到采摘山货,并不是所有山上生长的山货,都能上收购站换钱。通常以松子、榛子、山核桃等坚果类以及蘑菇菌类,这些晒干了才有价值。

除此之外,就是药材,也是国营收购站每年都会公布收购的种类,在这范围的药材才能实现兑换钱和票。

条件限制,因而很多如元枣子、山杏、野柿子和山葡萄这些不容易储藏的野果子倒成了孩子们难得的零食。

与孩子们不同,当家女人的心思就大都放在如何维持生计,姐妹俩人目光就先盯上了蘑菇。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这个道理连关平安她也明白,现在正好是木耳和蘑菇等菌类收获的最好时候。

叶秀荷一手拿着一根木棍,一手牵着闺女的小手,“走,娘老说带你采蘑菇,这趟可算说到做到。”

叶小凤好笑地拎起两头背筐,“我就想你干啥拉着安安,咋就不让她跟那几个野小子玩呢。看着点路啊。”

关平安乖巧地道了一声好,顺便拽过地上自己的小背筐。

一走近前面松树和柞树混杂的林子,不知是人迹罕至这,还是前日一场雨,让林间空地和枯枝朽木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菌类。

清纯美女操场运动忽遇大雨仍自在

俩女人挥动着手中的木棍,扒拉着面前的杂草,以驱赶前方的蛇虫,没有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叶小凤扒拉着杂草时,看到掉落在地的橡子,不由感叹道,“幸好赶走了小鬼子,我姥爷就是死在这上面。”

柞树到了秋天,结出的果实就是橡子,磨成粉就是橡子面。可惜这东西不易消化,吃多了拉不出屎。

其实不止前几年,如今还是见到了就要的,掺少些到粮食内也能填饱肚子,甚至还可以做橡子豆腐。

不过叶小凤的姥爷不同,那会儿小鬼子侵占了东北时,抓了大量的老百姓不是进矿井就是森林,给吃的粮食就是橡子面。

许多人不是饿死的,就是吃多了橡子面几天也拉不出屎胀死的,她姥爷就是其中遇难的一员。

关平安听过老人讲古,此刻闻言眨了眨眼,看着她凤姨一边诅咒小鬼子,一边不忘往背筐扔。

养猪的,一定是用来养猪的。

“这就是红蘑,长的像不像雨伞,颜色都发紫了,是不是很好认?那一小片就是粘蘑,黏糊糊的……”

关平安小手利索的踩着蘑菇,笑眯眯地连连点头,时不时地来很是捧场的来几句娘亲你好厉害啊,啥都懂。

叶小凤无语地翻了个白眼,搞得她都怪难为情的。这娘俩是忘了连她都吃过外甥女亲自摘的红蘑?

“姨,你快看,你旁边好多木耳。”

“还真是木耳。你瞅啊,这木耳好,又大又水灵,还是长在枯树根上,准没毒。要是换成地上的不能吃,懂不?”

关平安乐呵呵地连连点头。

“咱们呢,这次摘了,等下回儿还能过来,它还得长。不光木耳,就那些蘑菇,咱们这会儿摘了,回头它们还在那地方长出来。”

关平安很捧场“姨,你真厉害,啥都懂。”

乐得叶小凤放声大笑。

叶秀荷好笑地看着堂姐,被我闺女骗了知道不?

那一颗不知因何缘故而倒下的枯木,树身贼庞大的,看树龄足有上百年,树心都已经空了。

应该是被蛀虫给透空了,树干上一簇簇黑得发亮的木耳,如同墨色的花朵一般,正傲然绽放。

仅这一颗枯木上的木耳足矣放满半大背筐,关平安立马屁颠屁颠地倒跑回林子外专门堆积麻袋箩筐的地方。

结果一见她爹,她顿时乐出声。这俩人真不靠谱,居然摘葡萄摘着摘着,你扔我一粒,我丢你一颗。

还不如她哥哥懂事呢。

瞧瞧……

她哥哥品尝过野果子味道,就开始指导小伙伴们挖草药。不过,他们几个小孩咋这么财迷呀?

叶秀荷和叶小凤姐妹俩人都是干活麻利的人。

这不,关平安拖出一筐筐的蘑菇和木耳倒在山坡空地上,她们也很快走向林子左边的第二个目标。

榛子。

——一丛丛、一簇簇的榛柴棵子密集成片,上面结着一嘟噜一嘟噜的果实,这就是山榛子。

采榛子并非易事,里面蕴含许多诀窍,很多时候即使有果实,里面的仁也是空的,所以都要先砸开几个。

关平安见她们用木棍敲落一个就先砸开看看……这才顿然回悟,她凭作弊器是占了多大的便宜。

汗颜的同时,她也不好小手一指娘,这都是有仁的;姨,那片里头的仁粒粒饱满,你们只管用棍子砸就行!

瞧着她们俩人一砸一个中,一砸一阵笑声,乐在其中,她更是不好去败兴,玩吧,玩乐呵了就好。

时间在一行人不停地采摘中一眨眼而过。

尽管清晨出门之时都带了干粮,但是家里的两头猪还得伺候,何况带来的麻袋也快要装满。

关有寿和马振中看着堆积在山坡空地上的山货,一商量之后,他们还得先交叉着运回去,否则还真带不回去。

这回儿先由关有寿两口子各自挑着满满一担东西回去,关平安也不敢多言,只好先埋锅造饭。

与大人们的辛苦不同,几个孩子们可算乐疯了,各种山果就不说了,还有漫山遍野的草药。

“天佑,咱们就这么说定了,白天来这里,晚上回去整理。”

“就咱们四个人,大人会同意嘛?”

“没问题的,有黑子在咱们身边,只要咱们不去其他地方,应该会没事。天佑,你说是吧?”

关天佑闻言点了点头,“你们觉得喊上铁蛋哥和五丫姐咋样?铁蛋哥会两手,五丫姐懂的不少。”

“把马小栓也给喊上,他懂草药,没准还有啥咱们给漏了。”

“把志军哥也给喊上,他个高力气大,能背不少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