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里,孟珺桐彻彻底底得投入到了读书和背书这一件事当中,她似乎压根就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一般。就连孟珺桐自己都很好奇,为什么这一次自己的心绪能够保持得如此平稳。

在韶华梦城里,她就被家里的长辈说成是屁股上长了钉子的小姑娘,无论到哪儿,都没有片刻的消停,那惹麻烦的本领像是与身俱来一般,根本挡也挡不住,以至于到后来孟家人都慢慢习惯了这种模式。

进入人间之后,在经历了一系列各种各样的事后,孟珺桐的性子得到了一定的打磨,也内敛了许多,但是骨子里的不安份,却始终也没有被彻底磨去,很多时候行事虽然也有所判断,但更多的还是凭借着自己的情感和冲动行事。

归根结底这还是因为孟珺桐的心境没有彻底定性下来。

在进龙川城之前,阿温想方设法得引孟珺桐一行人进入了一趟红竹林。他们都很清楚,孟珺桐接受红竹幻境的时间越晚,对于她的帮助就会越大,红竹幻境原本的作用就是帮助修士,能够在幻境之中直寻本心,点明灵台。

红竹娘将孟珺桐收为义女,对于孟珺桐她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藏私,除了原本该有红竹幻境之中的道心净灵以外,还传授了红竹幻术的相当一部分的精髓给孟珺桐,供其与梦术相结合使用。除了在梦术境界上的飞跃提升,孟珺桐的整个人在精神层面经历了一次或许连她自己都还没有意识到的脱胎换骨。

书海之中孟珺桐一本又一本得将书籍阅读完,伴随着书海之中一本又一本的书籍消失,孟珺桐的头发也开始一点点得向外生长。

初时孟珺桐还会在书海里边翻翻捡捡,找些自己感兴趣的书籍先行背阅,慢慢的,为了节省时间,她直接坐在原地以内力从书架上摄来书籍阅读。她意识到了自己头发的快速生长,索性解了发束,任由其在这座地库书海之中蔓延生长。

不知过了多久,书海之中的书籍数量少了近三分之一,但是书库的空间却并不显宽裕,因为原本摆满书的地方,如今都被孟珺桐那乌黑发亮的秀发所密布铺盖。

那盏麒麟古灯也是神奇,只是由梦媒引火,却像是有着永不竭息的灯油一般,后续孟珺桐不曾向其中注入过一丝一毫的灵力,可它的灯光燃烧得却是那般的稳定。

当书海的书籍阅完一半的时候,孟珺桐的身上出现了一丝不一样的变化,她眉间因为龙川世界术法禁绝而被隐去的梦痕重新出现,与此同时她的双瞳之中竟然闪起了五彩光泽,宛如琉璃一般,当光华内敛之时,这五种色泽会像是五片花瓣一样分布在她的眼瞳之中。更加神异的是,每次眨眼,那五色花瓣都会顺归针旋转一次,仔细辨看,十分的神异。

自从这五花瞳出现之后,孟珺桐看书的速度再度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比之先前整整快了三四倍,而且记忆也比起原先自己单纯记忆的更加牢固。

早安!早上好心情

在这期间孟珺桐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当她背过的书印象模糊,或是有些许遗忘的时候,那些已经消失的书籍会在这座书库之中重新出现。

而使用五花瞳记忆下来的内容,却是再没有一次出现过哪片一字一句的遗忘,整座书库就像是完通感了孟珺桐的大脑一般,以确保她真的能够一字不差得将这座书海都搬进她的脑海之中。

头发越来越长,生长的速度也终于是放缓了下来,孟珺桐感觉自己这会儿整个人就像是窝在了一个蚕蛹之中,想要站起身怕是都是一件相当吃力的事情,如今还露在外边的,也就只有她的脑袋,以及一双手臂了。

一抬手,又一次将一本书从一百多步外的书柜上吸了过来,孟珺桐翻开书页,开头的依然是母亲的提语,这里的每一本书几乎都有母亲亲笔提语。

孟珺桐时而也会感叹,这些书便是翻一遍,都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更别提一本一本在上边提字了,更何况这每次的提字也不是胡乱提写的,可以说这廖廖十几二十字,都是那厚厚一册书籍的总纲提领。

而这发次吸书入手的一瞬间,孟珺桐感觉不远处挂在剑架上的青锋剑一阵颤动,这种异动还是第一次出现。

孟珺桐低头去看书名,上边以烫金大字竖书‘青锋百炼,龙魂不灭,神器精铸,鼎尊神方。’十六大字,且这十六字之中个个蕴含着锐利剑意。

翻开扉页的一瞬间,就听一声龙鸣,同时远处一声剑啸几乎是同时响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模糊龙影从书页之中腾空而起。

“剑魂碎片!”孟珺桐眼中五片花瓣同时绽亮,死死盯住那从书中腾起的龙影,这一块剑魂碎片似乎比起之前洛无双拿出来的那一块要强大的多,而且孟珺桐感受的到,它拥有着强烈的意识波动,与青锋剑之中已经存在的剑灵是有相近之处的。

当下孟珺桐伸一的招,用内力将腾空而至的青锋剑吸入掌中,手腕轻轻得一抖,在上空激起一朵剑花,逼退了想要强行融合进来的那块龙形剑魂。

一柄剑中只能够承载一个剑灵,虽然这两个剑灵极有可能是同宗同源,但是毕竟新剑灵已经独立,那就意味着他俩者不可能在青锋剑中共存。一剑双灵,必然是要抹除掉另一方的,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想要保证神剑不毁,自古以来尚还没有出现过先例。

孟珺桐招来剑鞘,将青锋剑强行锁入剑鞘之中,剑魂剑灵本身也是相互牵引的,不仅是龙形剑魂在向着青锋剑冲,青锋剑本身也在往那剑魂之上靠。

青锋剑这边还好处理,一个剑鞘就可以强行锁下来,要是眼前的这个龙魂有形而无质,在不能够使用法术和法宝的情况下,又该如何解决呢,这让孟珺桐不由得有些头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