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秦浩看向远处,内心一动。

远处是一片茂密的树丛,但是此时却是传来莎莎莎的声音。

随后,几道人影从树丛中走了出来。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雪纺衫,脚下穿着牛仔裤,脸蛋靓丽的女子。

在她身后则是几个青年男女,以及几个气质沉稳的中年男子。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头发灰白,身穿灰色长袍,双眸闭合之间有着精芒闪烁的老者。

秦浩看着这几人,脸色一愣。

因为他发现这帮人都是武者,而且武道修为还不低。

这几人见到秦浩,也是全都神情一怔。

这里可是深山老林,人迹罕见,怎么会有个青年在这里呢?

为首的那女子看向秦浩,眉头微蹙,道:“是谁?”

花瓣澡美少女漂亮五官闭目养神湿身美肌写真图片

她的话语虽然没有高高在上的语气,但是还是隐隐透着一丝质问。

所以秦浩懒得理她,而是转身正准备离开。

“站住!”

然而,女子却是一声冷喝。

秦浩扭头看向她,眉头微蹙,道:“有事?”

女子看着秦浩,靓丽的脸上闪烁一抹揾怒,道:“我刚才问话呢,没听到?”

秦浩点了点头,道:“听到了。”

女子似乎没想到秦浩竟然会回答得如此干脆,她愣了一下,然后眉头微蹙,道:“既然听到了,为什么不回答我的话?”

秦浩看着她,一脸的淡然,道:“我们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跟自我介绍?”

“说什么?”

秦浩刚说完,女子的脸色就瞬间阴沉了下来。

她名为方萱菲,是石州方家的千金小姐,而方家可是石州第三大家族。

平时她去到哪,不都是被人恭敬对待的?

没想到此时在山里,竟然被一个青年如此轻慢?

实在是可恶。

“小子,说什么?知道她是谁吗?”

这时,方萱菲身后的一个俊朗的青年站了出来,怒喝道。

他名为吕一博,是石州吕家的少爷。

而吕家也是石州十大家族之一。

他一直都喜欢方萱菲,所以刚才看到秦浩如此跟方萱菲说话,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秦浩撇了他一眼,淡淡道:“她是谁关我什么事?”

“小子,是不是找死?”

吕一博听到秦浩这话,内心一阵暴怒。

这小子还真是够嚣张的。

方萱菲也是俏脸一怒,看向秦浩,正想说话。

“小姐,吕公子,别生气。”

这时,一旁的老者开口劝道。

方萱菲看向老者,满脸的恼怒,道:“靳老,他说话太嚣张了,我要教训一下她。”

靳老笑了笑,道:“小姐,忘了出发之前,爷爷交代的事了吗?”

方萱菲听到老者的话,神情一怔。

她爷爷原本是不给她出来的,但是她一直哭闹,最后她爷爷才没办法,答应了她出来。

但是,她爷爷也特别嘱咐她,在外面不能再那么目中无人,也不能耍性子。

而且一定要听靳老的话,否则回去之后,一定把她关禁闭。

此时,她看了秦浩一眼,然后轻哼一句,脸上闪过一抹揾怒。

不过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吕一博也是冷哼一句,不再说话,只是阴沉的看着秦浩。

靳老来到秦浩面前,一脸的歉意,道:“这位小先生,不好意思,刚才我家小姐和吕公子冒犯了您,我给您道歉。”

秦浩原本内心也有点恼怒。

毕竟他什么都没做,但是却遇到了两个傻逼在惹他。

不过此时听到靳老的话,他也不好生气了。

毕竟他也不是无理之人,而且人家一个老人家都低头道歉了,他总不能还摆着架子吧?

他摆了摆手,看着靳老,道:“没事,两个小孩子嘛,我理解。”

“说什么呢?”

秦浩刚说完,一旁的方萱菲就俏脸一怒,轻喝道。

吕一博更是恨不得立马冲过去收拾秦浩。

这小子比他年纪都还要小,竟然好意思说他是小孩子?

而且还一副长辈不怪罪晚辈的语气?

实在是可恶。

靳老也是一脸古怪的看着秦浩。

这青年看起来也就跟小姐差不多的年纪而已吧?

怎么说话老气横秋的呢?

不过,他也知道刚才是方萱菲和吕一博有错在先,所以他也没有计较那么多,而是自我介绍道:“小先生,老朽姓靳,这位是我家小姐,名为方萱菲,不知小先生怎么称呼呢?”

方萱菲听到靳老介绍她,挺了挺高耸的酥-胸,脸上带着傲然之情。

她相信秦浩知道她姓方之后,肯定会吓一跳的。

然而,很快,她就眉头微蹙。

因为她发现秦浩还是一脸的淡然,甚至连半点波澜都没有,哪有什么惊吓的表情啊?

秦浩看着靳老,笑道:“小子姓秦,单名一个浩字。”

秦浩?

靳老听到秦浩这话,眉头微蹙。

他刚才见到秦浩一个人在这原始山脉之中,还以为秦浩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来此历练的呢。

但是,他根本没听说过秦浩这个名字。

甚至石州也没有姓秦的大家族啊。

他迟疑了一下,问道:“秦小兄弟不是石州人?”

秦浩笑了笑,道:“不是。”

靳老愣了一下,随即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方萱菲也是俏脸一怔,随后内心一阵冷笑。

原来不是石州人,怪不得不知道她的身份。

靳老看着秦浩,迟疑了一下,问道:“不知秦小兄弟来此地,是要做什么呢?”

此时,他内心充满了好奇之情。

这里可是深山老林,平时除了一些武者偶尔到此,恐怕也可没什么人进来。

秦浩这么一个青年怎么会在这里呢?

秦浩笑了笑,道:“没什么,我来这里玩玩而已。”

虽然靳老看起来并不像坏人,而且态度也挺好的,但是秦浩也不想把他要做的事说出来。

毕竟他跟这些人终究只算是一面之缘而已。

玩玩?

靳老听到秦浩这话,脸色一愣。

来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啊?

“呵呵……是来这探险的吧?”

这时,一旁的方萱菲冷笑了一声,道:“我劝还是马上离开这里,这种地方可不是这种人能来的。”

说着,她脸上露出一抹讥讽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