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甲山神在走进那个天罗金钵的光幕之中后便消失不见了,除了金光后边隐约可见的小阁楼以外,外人对于里头的情况丝毫无法进行观察。

孟珺桐当然也尝试着发动精神力去探测,可是她吃惊的发现,那黄金光幕居然就是铁板一声,根本就没有办法对之进行分解突破,细若游丝的精神力撞击在上边,也寻觅不到突破口,或许在更加微观的层面,用更加细密的精神力可以做到,只是现在孟珺桐还相差甚远。

老妪面色担忧得望向唐清风:“公子,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危险,小姐她……”

唐清风的脸色复杂,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在赌,尽管他的直觉告诉他,山神不会对自己的妻子不利,但是这终归是有些冒险。可是眼下的情况真的还能够更糟吗。

确实,她妻子手中还有那件仙宝,但是现在的鬼甲山神,拿到了那件仙宝又能够怎么样,他甚至没有办法去炼化仙宝。如今的他,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孟珺桐却是并不如何担心,在先前他和鬼甲山神签定的那份盟约中提到,只有山神真正的履行了他答应唐清风做的那件事,孟珺桐才开始接受山神的委托。

如果鬼甲山神在这里做什么手脚,或是动什么歪心思,那么此前的谈判可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公子,你快看。”天空之中的金钵伴随着咔嚓一声,突然布满了细密的裂纹。

“本命法宝损毁,难道说他没有撑得下去!”唐清风双手捏诀,随意准备做好最坏的打算。

死气如果真的失控,那么这个笼罩结界,无疑将会成为人间地狱。

不过情况并没有继续恶化,金钵虽然布满了裂纹,却是始终也没有破碎。

只是笼罩阁楼的那金色光幕似乎在一一点得变淡了,足足一柱香的功夫过去,金色的光幕彻底得消失了,而天空之中那方已经布满了裂纹的金钵,已经完全失去了色泽,裂口处还有不知名的腥臭黑色汁液在向外流淌。

干净清新短发美女温馨室内写真图片

一个蹒跚寥落的身影从阁楼的小门之中摇摇晃晃得走了出来,才走出去五步,便下肢一软倒在了地上,天空中已经变黑的钵,咕咚一声直接砸落在了鬼甲山神的身前。

此刻的鬼甲山神,一身死气缭绕,倒是穿着在他身上的那件,被耶那罗打得几乎破碎的鬼甲,居然在吸收了大量的死气之后,自行修复了大半,胸口的鬼首护心甲重新焕发出光泽来。

看着身前摔落的本命法宝,鬼甲山神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一毫的惋惜,人都要去了,本命法宝随之陨落,这本就是常理。

鬼甲山神吃力得抬头看向孟珺桐:“可以验货。”

他这话刚说完,阁楼二层传来木门被吱呀推开的声音,随即一个女子清脆的嗓音响了起来:“清风!你在哪儿。”

唐清风下一刻已经出现在了阁楼窗前,一把抱住了白衣素袍,容貌年轻的女子。

他已经快有两百年没有见过自己妻子的这副样貌了,虽然在这具身体上,他仍然感觉不到丝毫不温度,但是先前的那股子死气却是早已经没有了。

“唐清风,你妻子的问题并没有完全解决。眼下的死气确实被我渡到了我这里,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将来就万事大吉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身上的死气会重新堆积,而且比起上一次可能会更快。之前在你不惜代价的牺牲下,她撑到三百年才失控。但是现在,一来是你不再有当年的修为,二则是她这副身体堆积死气的速度也要比上一次快得多,就我保守估计,你们还有一个甲子的时间。”鬼甲男子虚弱得说了一大串话,像是在交代自己的后事一般。

最后他看向了孟珺桐:“接下来可就要麻烦你了,丫头。”

孟珺桐摇了摇头,为苍生织梦那从来就是织梦者的本分,无论是大善之人还是大恶之人,只要列属苍生之列,那都在织梦人罗织梦境的目标之列。

“你准备好了嘛,你的身体这是……”此刻鬼甲山神已经是奄奄一息,最可怕的是,他的每一个毛孔中,时不时得都会有一两缕黑气窜出来。

“你是怕我死了,我体内的这些死气会失控吧。”鬼甲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担心,你别看现在它们活跃得很,只需我一咽气,他们就会全都紧紧得依附在我的灵魂之下,带着我沉入地狱深渊。这也算是我的一种业报吧。”

鬼甲山神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封印的容器,这些死气都是从唐清风妻子那里抽离出来的。

只要他死去,这个容器就彻底得封住了口子,然后沉到一个该它去的地方。

“我需要你的一缕魂媒,”孟珺桐提醒道。

鬼甲山神做了一个停的手势:“等一下,还有一件事忘记了。”

“什么事?”

“我怕晚些没法再醒过来,我说过,不占你这小丫头的便宜,你这一个梦对我来说很珍贵,我得先把报酬给付掉了。”

这位鬼甲山神虽然做过不少错事,恶事,但是不得不说,他身上有着一些让人实在讨厌不起来的地方。

孟珺桐确实没有惦记这位古老神明的报酬,所以此前也压根没有去想这件事。

鬼甲山神冲着不远处的草垛招了招手,有两个物件滴溜溜得就滚了出来。

定睛一看,居然是先前被他拿在手里的一对鬼首瓮金锤。

“你要送我这对锤子,”孟珺桐倒不是说觉得这对兵器不好,能够被一位旧北岳山神看中的兵器,怎么也不会差不到哪里去,可是即便习了武,做为一个女子,也断然是不会选择使用这样的兵器的,这很不搭呀。

就在孟珺桐刚想婉言拒绝之时,就看鬼甲山神冲着两柄锤子,各自做了一个手势。

咔嚓一声,这对锤子直接裂了开来,就像是破开的西瓜一般。

孟珺桐顿时傻眼了,这锤子当中,居然还另有乾坤。

鬼甲山神伸手指着左边那个破开的锤子说道:“这里头的是我给你的报酬,另外一那,拜托你一并转交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