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云直播官方网站下载

涂秀珍是真挺满意这份婚其协议的。

这上头列的一条条,真真都是偏向叶锦蓉的。

说实话,段琼楼已经算是做的很厚道很厚道了。

这年头,还有哪个男人娶个老婆能做到这种程度呢?

就连叶明,可也都做不到啊。

故,这会儿,涂秀珍一直忙着用手肘杵叶明,各种明示暗示的说道,“孩子他爸,你再仔细看看,表个态呗。”

也因为涂秀珍这突然的倒戈,叶明显得孤立无援,他低头又看了眼涂秀珍手上的婚前协议大半晌…

这眉头微微皱着,目光略深重。

许久许久,叶明陷入了沉沉的思考之中。

也许久许久,全桌人跟着叶明,陷入了一片围观与等待之间…

尤其段琼楼,他等的有一些紧张,那双手置于桌上,紧张的捏紧,拳心出了一层汗。

叶锦蓉也瞅见了他在紧张,那时,她悄悄伸手上去,握住了段琼楼的大掌。

蓝调的爱·听花开的声音

算是给他个无声的安抚。

冗长的一阵沉默过后,叶明算是开口了。

“这份协议写的还算是不错。可你真当是心甘情愿写的?”

叶明端碗喝了口汤,随口问着段琼楼。

“我自是心甘情愿写下的。坦白说,上头的每一条,即便没有这份协议,我也都能做的到。”

段琼楼板正回答,身子坐的直,后背有一些僵硬。

能看的出来,他有一些紧张。

“嗯……行吧,这协议,是真的挺不错。”

叶明这样说着,边点头,边将这一纸协议递还给了段琼楼。

“那这件事,也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啊。我跟蓉蓉妈,还有点事情要商量,过几日给你答复。”

虽说叶明这明面上的表现是挺顺从。

可是,到底还是没有直接答应,而是给了这样一句搪塞的话。

他把纸张还给段琼楼的时候,态度在顷刻间恢复如常。

没有顾着叶锦蓉的事儿,只忙着给涂秀珍夹菜,给她挑鱼刺,对涂秀珍嘘寒问暖上了。

“多吃点,别愣着。”

他这般轻抚性的跟涂秀珍好声交待着,轻描淡写之间,婚事的话题被带过。

段琼楼,叶锦蓉,其实都有一些失望。

尤其段琼楼…

他的假期真的是越来越短了,距离离开京城的日子,只有短短几日。

这婚事若是还不定下,等回到C市,段琼楼相信他到时会训练无心,整日整夜想着这件事…

让思念成灾…

让相思成疾…

让对叶锦蓉的心,成为一腔空有一番热血却又无处发泄的东西。

他……是真的想把这件事给解决了。

“伯父,还希望您能早些给我答复。毕竟,我快回去了。”

段琼楼没忍住,还是在饭桌上催了一声。

这一声催落,叶明没开口回他,倒是涂秀珍笑着给了声准确回复。

“放心吧,这么大的事儿,我们也不想拖啊。一定尽早给你答复啊。”涂秀珍笑道。

“谢伯母。”

段琼楼点头道谢,心内,稍安。

……

晚间八点,晚饭过后,涂秀珍便跟着叶明回了房内。

在他二人的房里,涂秀珍洗净了脸,坐在镜子前,拍着些水乳,边有意无意的提起了段琼楼的话题。

“小明啊,你老实跟我说说,段琼楼那孩子的事儿,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手里正挤了点水乳,涂秀珍往自己素面朝天的脸上招呼去,边顾着干她自个儿的事,边问着叶明道。

“你别这么叫我,听着恶心。”

穿着一身家居睡袍的叶明,正端着杯茶从落地窗前转身回来。

“老明啊,那你到底打算怎么对段琼楼那孩子?”

涂秀珍只好又改了个称呼,重新问道。

叶明正走向涂秀珍,慢慢开口,边想边道,“我也不刻意想为难他,就是这心里,有些不太爽快。总觉得不给那小子点颜色瞧瞧,他以后不会珍惜我们蓉蓉。”

这一小段时间以来,叶明其实心里也已经默默认下了段琼楼。

当然不是因为段琼楼的表现让叶明认同下的。

主要,还是因为段琼楼跟叶锦蓉之间已经有那么一张结婚证了。

既已有证,段琼楼还经过了他父亲的测验,叶明对这小子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段琼楼娶他女儿是谁都拦不住的事,即便叶明再不愿意,也没办法。

“那你现在怎么想的?还想折腾些什么招儿?”

涂秀珍转头看向他,她这一副干净无杂志的素颜,也就敢在叶明面前露一露。

“嗯……”

叶明抿唇,淡淡思索着,边走向涂秀珍,在她身边的床上坐下,细抿了一口茶。

“没招了。最多给他拖一拖,让那小子急一急。不过,好像也没什么必要。”他道。

“我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吧,干嘛这么折腾人家呢。”

涂秀珍叹着答道,“我看看段琼楼那孩子确实挺好。除了家住的远了些,其他方面是真挺好。你问问,咱们若是在京城给蓉蓉找对象。谁家能愿意做到段琼楼那小子列出的那么些点呢?”

“而且,商侩人家始终都带着些利益。段琼楼那孩子是当兵的,这利益方面所肖想的便少多了,人家压根就不在乎钱,人家是真心喜欢咱们家蓉蓉,是个傻孩子啊。”

这一连串着下来,涂秀珍给段琼楼说了不少好话。

其实,自段琼楼这存在出现以后,涂秀珍叶明几乎每晚都能在这深房内偷偷讨论他。

就普通寻常父母一般,他们虽表现严苛,但其实,这心里的盘算也如明镜一般。

段琼楼这表现如何,这人品如何,在他们这眼里看的真真的…

只是他们夫妻俩平常不说。

“我这主要啊…还是不放心蓉蓉嫁到那去。C市那么远,段家的那些人……啧。”

说到这,叶明皱了皱眉头,将茶杯放在了床头柜上,意会不明的感叹了一声。

“段家的人怎么?很难对付?”

涂秀珍歪眉向他,不由发问。

“也不是难对付,就是挺可怕。”

叶明发出如此感慨。

“为什么可怕?”

涂秀珍听之一惊,睁大眼睛看向他。

“三年前,因为蓉蓉的婚事,我跟爸去过段家一趟。那时候段老重病,忙着想给那段琼楼安排婚事,想跟咱们家结亲。”

“也算我运气不好,正好碰上段家两个儿子抢家产的时候,那几天在段家待的……啧,觉得太黑暗。”

叶明皱了皱眉头,不禁“啧”声感叹。

边旁,涂秀珍拍抹乳液的手都停了,转身认真看向叶明。

别说…

叶明现在说的这些,涂秀珍可真不知道。

“那么大一个家族,里头几个姑娘家全都入赘,三姑六婆一道,几个女婿一道,各有各支持的对象。这整日勾心斗角,整日冲着那家产看,搞得整个家里乌烟瘴气。”

叶明还记得,他当时跟叶元良在段家就住了短短几天。

几天的时间,足够让他们看穿段家的本质。

段家,一个旧时代大宅院社会的家族。

明面上的光鲜亮丽,内里都是斗。

不像他叶家,虽内里也黑暗,却合家欢睦,不曾针对自己人。

三年前,叶明就介意段家的这档子事儿,频频想着悔婚。

奈何,叶元良与段老的战友情太铁。

即便叶元良自己也不愿意与段家结亲,却也还是为了圆段老一个遗愿,答应了这门亲事。

“如果不是这次蓉蓉把证都给领了。我是真不愿意蓉蓉跟那种家族有关联。唉…”

说到这儿,叶明不禁叹息了一声。

从他的话里,能听得出来,他其实并非想针对段琼楼,只是害怕这段家的水太深,怕叶锦蓉嫁过去之后,会有不断缠身的麻烦。

“也……也没关系吧。”

涂秀珍听着这心里已经有点打怵了,但这件事已经到最后一步,没得反悔。

涂秀珍也只好这样安抚,“段琼楼那孩子不是说会保护我们蓉蓉吗?咱们,姑且再信他一次。”

“我当然看得出来,段琼楼那小子想对咱们家蓉蓉好。”

点点头,叶明也承应了涂秀珍的话,但是,担忧的神色依然在他面上布下。

“可你有没有想过,三年前,他父亲突然车祸身亡,段老也紧接着去世,正好给了我们退婚的机会。这难道不像是刻意安排的?”

“段家,其实根本不想我们叶家掺和进去。不然,蓉蓉也不会在那里受那么多委屈了。”

叶明皱紧了眉头,郑重分析。

其实吧…

段家的那些诡事,叶明大多有数。

他的心里跟明镜一般,只是不说,只是在装聋作哑。

因为,段家跟他们家确实没什么关系,他也不需要在意段家人怎么看待他们叶家。

但是从现在起……

叶明不得不担忧起段家的这些情况。

他那么刁难段琼楼,其实也只是想看看段琼楼到底有没有好好对蓉蓉的心。

还不够…

叶明觉得,段琼楼的保护还不够。

叶明,还不是很放心就这么把他们家蓉蓉交给他。

------题外话------

估计蓉儿回段家也要进入倒计时了~

快结婚了啊!很快就~

感谢马志红宝贝的1朵鲜花

感谢QQ*fae6e宝贝的9朵鲜花

感谢WeiXin*b8c08宝贝的9朵鲜花

感谢WeiXin*1776b宝贝的9朵鲜花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