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_467

“欸?安然。”王兰刚跨进教室,回头嬉皮笑脸地看着安然,“刚才那个什么欧阳老师,是不是很有钱啊?”

“怎么这么说?”安然疑惑。

“傻丫头!”叶梓敲了敲安然的脑袋,“你想啊,在我们这小镇上,依他刚毕业,还只是实习老师的身份来看,能用上手机,应该家里不会很穷咯!”

“对啊对啊!”王兰接着开口,“还有美术老师也是啊!看她穿的衣服都好时尚。你说他们俩什么关系啊?都已经交换手机号了!不过,也挺相配的。”

“别八卦了!都是同事,能有什么关系。”叶梓看一眼安然,将王兰往座位上推了推,“别堵在门口了!快上课了。”

“哦对了,叶梓!”安然见叶梓朝座位上走过去,于是对着她的背影喊到,“吃过晚饭早点来教室。”

叶梓回过头来,看着安然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由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回到座位上坐下,见自己的化学试卷被叠得整整齐齐放在桌子上,用笔袋压住。安然看一眼旁边的空位,将试卷收了起来,拿出下堂课的书本和笔记。

安然打开抽屉,打算拿出笔记,结果伸手摸到一本笔记本,拿出来一看,原来是刚开学时,和叶梓一同写的交换日记。也是这个笔记本,使得王兰和自己,以及叶梓和夏小小几个人,闹得一阵天翻地覆。

说起来,不过是一个月前的事,现在回想,这段时间,几个人吵吵闹闹又接着和好如初,却像是过了很久。安然索性翻开,提起笔重新给叶梓写起信来,打算接着和她一起,完成这本交换笔记。

最后一堂课上,安然一面听着课一面给叶梓写着信。顾铖突然咳嗽一声,用胳膊碰了碰安然。

安然抬头一看,见地理老师正盯着自己,就在安然一头雾水的时候,顾铖拿着记号笔在课本上的某处重重地划了一笔,接着朝安然的方向挪了挪。

草原牧马姑娘清爽动人

“安然!”地理老师皱着眉头盯着安然,“你耳朵是不是聋了?让你站起来回答问题!”

安然有些惊慌,将交换笔记随手往课本底下一塞,随后站了起来。

顾铖拿脚踢了踢安然,悄悄又手指敲了敲刚才自己做好标记的地方,示意安然看过来。

安然却不理,非但没有看他,而是往旁边站了站。用力呼吸了一下,不慌不忙地看着老师开口:“对不起老师!刚刚我走神了。可以把刚才的问题再提一次吗?”

“好了好了!安然!你不要给我找借口了,上次月考你给我交白卷,上我的课你又开小差!你到底什么意思?!要是不想上我的课,你就给我出去!”地理老师看上去真的有些生气了,脸涨得通红,使劲瞪大了眼睛。

安然本想低下声跟老师道歉,不成想,这时却听到刘婷婷在斜后方阴阳怪气地开口:“她何止不想上老师您的课,她恨不得能自己上去给我们上课呢。跩什么跩!谁知道她的第一名怎么来的,缺考一门还能第一,说她没作弊,谁信啊!”

“你给我闭嘴!”安然扭头过去瞪着她,“我今天还就告诉你了,我考一百分是因为试卷只有一百分,而你!考七十分,是因为你的能力只有七十分!作弊?!不好意思,没必要。我闭着眼也比你考得多。”

“你!”刘婷婷被安然怼得无话可说,只得恼羞成怒地朝安然丢过来一本书。

安然没有躲开,课本直直地砸在安然的身上,安然冷哼一声:“就这么点本事?要不要我教教你?!”说着随手拿起桌上的新华字典,朝着刘婷婷的方向扔过去。刘婷婷一时没能躲闪开,恰好砸在她的头上,接着重重地朝地上摔了过去。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地理老师使劲拍了拍讲桌,“都当我不存在是吧?!在我课上打起来了?!要打出去打!”

“安然!你过分了!”顾铖这时也猛地站了起来,皱着眉看着安然。

“赫!”安然顾不上地理老师的气急败坏,也懒得理同学们的议论纷纷,沉着脸扭头过来看着顾铖,“班长大人!如果你眼瞎没看到是谁先动手的呢,就建议你去医院看一看!或者,你愿意维护你的女人是你的事,不要跟我在这里摆什么谱!”

说着将凳子往一边踢了过去,二话不说走出了教室,站到了走廊里。

教室里经过刚才的一阵折腾,许久之后才安静下来。不多会,就见顾铖扶着刘婷婷走了出来。

“安然,你给我记住!”刘婷婷这时还不忘回头威胁安然,“迟早你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好!”安然迎上目光,“我等着!等着你去跟顾主任告状,你最擅长了,不是吗?顺便将调座位的事也一并告诉她好了!”

“我会的!你等着吧!”刘婷婷差点暴跳如雷,因为被顾铖扶着动不了身,这才罢休。

顾铖回头看一眼安然,她已经回过头去,没有注意到自己正望着她。

只见安然靠着墙壁站着,双臂抱在胸前,眼睛直视着前方,脸上依然是像从前那样一副淡漠的表情,看不出她在想些什么。

“走啊!看什么呢!”刘婷婷催促一声,嘴里叫骂着,“疼死我了!安然她是不是跟她妈一样有精神病!”

“你少说几句吧!”顾铖沉下脸来。

“哦~”刘婷婷翻了翻白眼,“我差点忘了!安然是你老相好。怎么?我说她,你生气了?舍不得?搞笑!你自己刚才不也那样对她了?她恨你怕是多过恨我!”

顾铖只一路黑着脸沉默着,刘婷婷也识趣地没有再开口。

好容易下了课,安然来回抖了抖站得麻的双腿,等着夏小小出门来,好一起结伴回家。等了好一会,才见夏小小走出来,而叶梓颜寒也在一道,于是四人并肩走下了楼。

“安然,”走了好一阵,叶梓这才开口,“你让我待会早点回教室,是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嗯。”安然答应一声,“好久没有跟你好好说说话了。”

“好。”叶梓点点头,扭头看着安然,“正好,我也有话要跟你说。”

“喂!你们俩!”夏小小这时突然插进来,“当我和颜寒不在是吧?都不理我们,只顾着说悄悄话!哦对了!安然,刚才地理课我睡着了,听闫磊说你跟刘婷婷打起来了?怎么回事啊?”

“待会路上慢慢跟你说。”快走到校门口,安然一手挽住夏小小的胳膊,一手对着叶梓和颜寒摆了摆手,“晚上见!”

和叶梓两人分开后,安然将课上生的冲突简单说给了夏小小听。

夏小小听完,感慨一声:“打得好!安然,你太帅了!不像我,只是个纸老虎。”

不等安然答话,夏小小突然变了变神色,心事重重地看着安然问道:“安然,你有理想吗?”

“欸?理想?”安然抿了抿嘴,“怎么突然问这个?”

“呵呵~没什么。”夏小小又恢复起刚才的神采来,对着安然摆摆手,“一时兴起问问罢了,不说了不说了!我们赶快都各回各家吧,我饿死啦!再见~”

看着夏小小一蹦一跳地走远,安然微微皱了皱眉。“理想?”安然不禁心中一动,自己似乎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从来都是,每天醒来,只会考虑怎样安排手里所剩不多的钱,才会不至于让一家人饿肚子。考虑怎样和其他人相处,才不至于被人讨厌。更要考虑,怎么样才能一直保持好的成绩,才能稳稳地拿到奖学金……

至于“理想”,似乎是离自己很遥远,也很不现实的一件事情,与其费尽心思去考虑这种虚无缥缈的未来,不如脚踏实地做好眼下的苟且。安然这样想着,不禁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朝家的方向走了过去。

Tagged